芒果干

我他妈就好好的逛个贴吧,还能遇到这种糟心的id。

默默粉魔道粉了至少半年吧,啥都没干过,招谁惹谁了。

这种动不动就把魔道nc粉上升到群体的自己也是nc吧???

墨香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目前为止没有能让我相信的真正实锤(。作者本人也不代表作品。

所以,就算死了,被钉在棺材里,我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 : 天官好看!!!魔道好看!!(渣反没看完不做评价。

我就粉魔道了怎么的!!!

虽然这个人没有对我做什么但今天不挂一下是不开心了。

【all叶】黑龙和他的男仆(二)

第二章

 

喻文州被叶修小心地提溜起来放到背上,又施加了好几层魔法避免喻文州中途缺氧,被风吹下去或者被风冻死这些不光彩的死法

 

对叶修来说,喻文州这个人类幼崽实在是太弱了,他动动爪子都能把他戳死,因此再小心都不为过。

 

确保了小崽子的安全后,叶修才放心地挥了挥翅膀,腾空而起。茂盛死寂的森林转眼就被抛在了身下,出现在喻文州眼前的是无垠的森林和天空的交际线,此刻夕阳的余晖正在静静的挥洒,离得那么近,仿佛伸出手就可以揽到怀中。

 

还是十一二岁的少年人,接连逃亡了几天,身体和精神早就紧绷到了极限。安全之后放松下来,疼痛与疲倦感就潮水般涌来。喻文州抱着膝盖缩在叶修所设的结界内,冰凉的风透过结界变成暖风轻抚过面颊,吹得喻文州昏昏欲睡。强撑着眼皮,喻文州哑着嗓子请求道:“大人,也许很冒昧…但是能麻烦您找到魏管家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以后会报答您的。”

 

叶修忍不住咧嘴笑了一下,恐吓道:“一条龙的报酬可不能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东西。”

 

“对不起…大人。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以后,以后我一定会….”

 

“谁说你现在什么都没有的?”

 

喻文州茫然地抬起小脑袋:“大人,我不知道。”

 

“嘛,你不是还有你的身体吗?”

 

“???哎!??大,大人…..我…..”

 

喻文州脸噌地红了,连连摆手:“对不起,大人。这个我不行。”

 

叶修看到喻文州这么大的反应,疑惑地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然后顿时无语了。心里感叹着现在的贵族小孩真是早熟,万年老处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是指,你可以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仆人。为我工作来充当报酬。”

 

 “.….哦…好的,大人。我会和您签订契约。”喻文州自暴自弃地把头埋在膝盖中间,声若蚊呐:“非常感谢您。”

 

拐到一个劳动力,叶修心情愉悦地挥动翅膀:“魏琛的话,已经找到了哦。”

 

“他和你分开后,误入了黄金龙的领地。被黄金龙的小王子救了,再安全不过。”

 

“呼,那就好。”喻文州躺下来,仰头望着天空,忍不住露出笑容:“大人,真的很谢谢您。”

 

“不用,毕竟我收取了报酬不是吗?”

 

喻文州的侧脸贴着叶修微微泛暖的鳞片,闻言笑容更大了:“大人您真温柔。”

 

一天之内被打了两击直球的叶修难得地不好意思起来:“.…..别叫大人了,叫我名字吧。我叫叶修。”

 

“大人,直呼您的名字对您太不尊敬了。”

 

“你现在是我的仆人啦。我说什么你都要听我的。”

 

“.…好。”喻文州用嘴唇轻轻碰了碰叶修的鳞片:“叶修…..”

 

日头渐渐昏暗,结界里温热的风依旧徐徐地在吹,耳畔是叶修翅膀挥动的声音——喻文州终于坠入了一个没有死亡的梦。


【all叶】黑龙和他的男仆(一)

*我又开坑了

*学生党更文真的不保证。不想追连载的等我更完(?)再看。在此提前预警。




喉咙在烧,汗水模糊了视线,每踏出一步,都像踩在了针尖之上,然而喻文州别无选择。他只能像前跑,一直跑,一旦停下,面临的就是死亡的深渊。

 

保护他的雇佣兵已经被杀光了,将他从家里救出来的老管家为了混淆追杀者的视线,在一个边陲小城和他分开。分别前,老管家用粗粝的手抚摸喻文州的头,凝视着远方的天空,眼里透出孤注一掷的疯狂与决然:“小少爷,我去引开那些人,你往南方走,去雾诏森林。那里有我的老朋友……嘛,如果他还承认我这个朋友的话。那里很危险…不过……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魏管家…我…”喻文州拼命眨了眨眼睛让眼泪别留得那么凶:“我,我不能…”

 

“好了。时间不多了。”魏琛用力按了按喻文州的头:“诺,这个给你拿着。别弄丢了。有了这东西,雾诏森林里那老家伙才能认出你。”

 

质地古怪泛着象牙白的“通行令”被喻文州牢牢握在手心。身后装甲触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一声一声,敲响着死亡的丧钟。地上纵横交错的粗壮藤蔓虽然绊住了追杀者骑具的步伐,但是从其体内弥散出的沼气却对人体有害。因为缺少工具而只能简单地用衣服布料遮住口鼻,剧烈的跑动过后,喻文州已经吸入了不少沼气。视线越来越模糊,心肝肺都像在被人重重地击打,火烧火燎地疼。难受,难受极了,但是不能停。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大脑因为缺氧而阵痛不止,可能是错觉,喻文州觉得手心里的“通行令”越来越烫,渐渐地到了他都难以忍受的程度。灼热的温度烫地喻文州手心一疼,浆糊一样的脑袋也清醒了一点。

 

【……不对劲……怎么这么安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原本如影随形的沉重脚步声不见了,周围静地出奇。稍微喘过气的喻文州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周围太静了——森林里一点风都没有,树叶像画上去的一样一动不动;没有昆虫的鸣叫,也看不到一点活物的身影;缝隙里透进的阳光凝滞地仿佛液体。简直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从生者的世界进入了死者的世界。

 

【…….】

 

心底冥冥的直觉让喻文州看向了那块一直在发烫的“通行令”,仿佛它也被烧得受不了了,“通行令” 微微震颤了起来,中央缓缓浮现出一个奇怪的黑色图腾,魔力涌流之下变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时,原本死气沉沉的森林忽然刮起一阵大风,猛烈的旋转气流让喻文州一个站立不稳一屁股蹲跌坐到了地上。顾不上身体散架了一样的疼痛,喻文州将惊呼硬生生吞了回去,张大了嘴像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眼前的庞然大物。

 

那是可以称之为【龙】的传奇生物。

 

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美丽。被无数吟游诗人描绘赞美的神话,此刻就伫立在喻文州面前,像一座巍峨的山。

 

【我有它一个鳞片大吗…….】

 

或许是这几天经历了太多,这时候,恐惧之余,喻文州竟然还有心力思考。

 

【黑龙…..是这片森林的主人?是它帮我杀了那些人吗?可它为什么要帮我…..它就是魏管家的朋友?】

 

这样想着,喻文州就问出了声:“您……您是魏管家….魏琛的朋友?”

 

那条黑龙垂下头,黄金色的竖瞳里映出喻文州小小的身影。和喻文州想象中的威严不同,黑龙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像是没睡醒的散漫笑意。

 

“是的呦。我就是魏琛的朋友。小鬼,看到我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喻文州仰着小脑袋摇了摇头,在眼前流动的绚烂黄金色里不由屏住呼吸,放轻了声音:“有一点,但不是很怕。您…..您很美。”

 

叶修哑然失笑:“第一次见面就夸一名雄性美可不是什么好的礼节啊,小少爷。”

 

“对,对不起。”喻文州微微红了脸,努力地想要解释:“我是说,您很强,是我见过的最强的生物….不,是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想象的极限。这种强大,非常,非常美丽…….”

 

说到最后,喻文州沮丧地垂下肩膀。

 

“对不起…果然还是有点奇怪…….”

 

叶修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心想魏琛那种老东西到底是怎么养出这么可爱的孩子的。这也可爱的过分了吧。

 

无良龙在小孩羞窘的表情下笑了半天才堪堪止住笑意。若无其事地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开口道:“上来吧。我带你去我家。”


银魂真人版真的好还原啊

除了神乐有点胖,不是钉宫的声音听着不是很习惯还有外星人的蜜汁头套外,其他的都超棒唉!

然后吹爆吉沢亮!!!太tm帅了!!

再吹一波银桂!!这个场面假发的眼神真的太温柔了呜呜呜

【all叶】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改设定06














贴头杀威力巨大,平日里叶修一靠近就炸毛的孙翔此时此刻浑身写满了乖巧二字。其他人的眼神立时化作无数飞刀咻咻飞向孙翔。这种微妙的带着嫉妒的眼神却让孙翔有点飘飘然,半点没有被戳到的痛感。

短暂又漫长的“精神梳理”结束后,叶修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看到所有人都站在那儿盯着自己和孙翔看,莫名其妙道 : “欸?都干嘛呢?”

楚云秀问 : “感受到杀气了吗?”

叶修 : “?哪儿有杀气?”

楚云秀指指那一群男人 : “在他们眼里。”

叶修转头看旁边的喻文州,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响,笑道 : “没有啊。我只看到了帅气。”

喻文州笑容深深 : “你确实很帅。”

叶修毫不脸红 : “谢谢夸奖。你也很帅。”

楚云秀目瞪口呆,实名服气 : 叶修真的是一个被撩又撩回去而不自知的男人,简直可怕。

“好啦。”叶修拍拍手 : “上了场的跟我去接受采访。没上场的回休息室。”
















一周三四度的采访中国队环节,是记者们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 : “提问叶领队,请问今天的比赛如此顺利是因为完全预料到了对面的战术吗?要知道,中国队不按常理出牌的阵容出来时评论并不看好。”

叶修 : “不,主要是因为我们的队员都很强。”

记者追问 : “那还有没有一些次要因素?”

叶修 : “次要因素是因为他们领队很强。”

记者 : “可是您并没有上场啊?”

叶修理直气壮道 : “我预料到他们的战术了啊。”

记者崩溃 : “我一开始问的时候您不是否认了吗?”

叶修 : “你说得是完全预料啊,我又没有完全预料到。我只预料到了一丢丢。”

说完还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指甲盖儿的大小,示意真的只是一丢丢。

记者冷漠地坐下了。行,你可爱,你说得都对。

一名记者倒下了,又一名记者顽强地站了起来。

记者B : “提问孙翔选手,请问今天战斗风格转变这么大有什么不适应和别扭的地方吗?”

孙翔现在满脑子都是叶修凉凉的额头,微微颤动的睫毛,听到记者的话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 “好看!”

记者 : ?????

孙翔 : “ 。。。啊不不,我是说,挺好的。挺好,没什么不好的。。”

记者 : “呵呵呵,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他妈在说什么。

孙翔莫名其妙 : “谢谢?”

记者沐浴在孙翔看智障的眼神中顽强地继续完成他的事业 : “提问张新杰选手,请问作为今天的主指挥官,压力会有点大吗?因为今天的比赛也是中国队能晋级比较重要的一场比赛,而中国队在前几天的比赛中表现的不是很好。”

张新杰心情不是很美妙,推推眼镜简短道 : “没有。”

记者 : “。。没有压力?哈哈哈哈哈心态很好啊。”

张新杰 : “因为我的队友很强。我们的领队也很强。”

记者眼角一瞥,叶修这厮连连点头,一副对,没错,这位选手说得很对的表情。

靠。记者B愤愤地坐下了。

行,你牛逼你说得都对。














【all叶】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改设定05

练车练到想吐的傻逼作者已经忘了自己之前想写啥了()所以本章修修改设定啦。直接从这章开始看也是可以哒。反正前面也没什么重要内容(溜走















苏黎世时间下午两点。小组赛中国队对意大利队。

大家都没想到,只是比了一场赛,世界就又变了。






黄少天这几天角色扮演上瘾,强行给自己加戏,天天在叶修耳边念叨说他吃完不认账,拔屌无情。洗脑洗地让叶修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个人渣。

“是我不够好吗?啊?你不喜欢我哪里我可以改!”黄少天深情款款。

“呕——”训练室里呕吐声此起彼伏。

叶修微笑 : “我就喜欢你不说话的样子。”

黄少天 : “不。我觉得。。”

叶修捂住他的嘴,温柔道 : “乖。别说话。一说话我就不喜欢你了哦。”

于是黄少天幸福又憋屈地闭上了嘴。







这样,黄少天成了一名习惯性多戏男子。个人赛结束后,团队赛进行到末尾,黄少天浮夸地捂着额头,装作一副被现场Alpha信息素骚扰地身体不舒服的样子蹭到叶修身边,寻求关爱。

“老叶。。我头疼。”黄少天虚弱道,然后满意地看到叶修露出一副紧张的模样。

“怎么头疼了?我让队医过来看看。”叶修一边伸出手轻轻地按揉黄少天的太阳穴附近一边说。

黄少天眨眨眼,这就没啦?

“不光头疼,身体也不舒服。那些Alpha的信息素太浓了。”对叶修设定适应良好的黄戏精可怜巴巴地往叶修怀里靠。

然而,事情出乎了黄戏精的预料。

“啊?信息素?那是什么?”叶修满脸茫然。

“你在说什么?”

黄少天沉默片刻,默默坐直了身体 : “没,我什么都没说。”

“啊?”叶修更茫然了 : “那你头还疼吗?”

“不疼了不疼了不疼了。”黄少天嘿嘿笑,跟旁边的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眼神。

楚云秀和李轩咬耳朵 : “叶修这是不是恢复正常啦?”

李轩 : “。。应该是吧。”

楚云秀遗憾 : “唉。不好玩儿了。”

李轩艰难地按耐住吐槽的欲望,不走心地安慰道 : “说不准啊。说不定换了个设定呢。”

话音刚落,为中国团队赛赢得胜利的选手们下场了,众人起身相迎,一个接着一个击掌庆祝。

“打地不错。张新杰的战术相当克制对面,大家也都配合的很好。”叶修笑道 : “特别是孙翔,着重鼓励一下,今天很稳得住。”

孙翔红了脸,假装不在意地别过头,心想叶修这话说得还算顺耳。

“唉,还有张佳乐,也着重表扬一下,今天的烟花炸的又准又漂亮啊。”

张佳乐一把勾住叶修的脖子 :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行行行,给你朵小红花。”叶修竖起大拇指啪叽按到张佳乐额头上 : “给张佳乐小朋友。”

孙翔 : 。。。。。

?????为什么要这样区别对待。你的着重鼓励这么廉价的吗?

正这样想着,就见叶修对他招手。孙翔不情不愿地走过去,嘴里嚷着 : “干嘛?我可不要你的小红花!大男人腻腻歪歪地恶不恶心。”

叶修拽他袖子 : “唉,你下来点。”

“干嘛啊。”孙翔一脸凶巴巴地弯下腰。

“好几天没帮你梳理过了。今天刚比完赛,我帮你梳理一下精神域。”说完,叶修双手搭上孙翔的肩,额头轻轻触上孙翔的额头,鼻尖蹭着鼻尖,闭上了眼,睫毛在眼睑处打出一片小小的阴影。从孙翔的角度看过去,像一把小小的扇子。

孙翔当场当机,脸红地要冒烟,双手却不受控制地挪啊挪挪上了叶修的肩膀。

楚云秀兴奋地拍拍李轩的肩膀 : “李轩!预言家啊!佩服佩服。”

李轩 : 。。。。。。

??这又是什么新的套路了??

现场,是一片绿色的汪洋。






【黄叶】听说在生日当天表白成功率会更高

*祝黄少生日快乐,祝黄少年年有叶

*ooc预警。不过过生日嘛,大家不要在乎太多嘻嘻。









1L  楼主


求助,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我队长好像也喜欢他,我应该怎么办?



2L


沙发。



3L


沙发!



4L 我是3楼


楼上手速???



5L 性别很重要


先问一下,楼主男的女的。



6L 楼主


@三楼 男的。


7L


看到情感贴点进来,果不其然又是一个基佬贴。【看淡】



8L  FFF团团长


默默收起了手上的火把。



9L  FFF团副团长


收火把+1



10L 课代表


楼主为什么觉得自己队长喜欢那个他?



11L


同问。



18L 楼主


@10L 有很多细节说不清,不过有一件事让我印象很深,也让我开始怀疑我队长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我队长是个看起来很温柔,其实内心冷淡的人。脸上可能对你笑意晏晏,心里想的什么没人知道。但是我从来没有看过队长对一个人那么好过。


我队长把我喜欢的那个人,暂时叫他Y吧,设为了特别关注。除了Y,其他队的没有一个有这种待遇。然后有一段时间Y的事业出了点问题来找我队长分析。我们队和他们是敌对关系,如果Y他们赢了,对我们也会有一些影响。但是队长一点没有犹豫,仔仔细细把Y发来的视频看了几遍,才把自己的分析发过去了。


而且那个时候还很早,队长还在睡觉,被吵醒也一点都不在意。



19L


楼主好手速。


不过我觉得楼主可能腐眼看人基?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兄弟情吗?



20L


论坛里竟然还有13L这样纯洁无瑕的孩子??【捂胸口】



21L


我觉得19L说得有点道理。我兄弟也对我很好,好到他女票吃醋的那种,但是我和他确实都是直男。



22L


卧槽!楼上说出你的故事。



23L 课代表


我有个问题,楼主你怎么知道你队长帮Y这事儿的?还知道这么多细节?



24L


课代表不愧是课代表。【滑稽】



25L 楼主


@课代表  


队长自己跟我说的。


不过有些细节,例如仔仔细细看了几遍这种,是我自己想的,不要太在意。【挠头】



26L


。。。。我竟无言以对。开始相信楼主对Y是真爱了。



27L


噫——醋坛子攻。有点萌。



28L


楼上,楼主这么蠢说不定是受呢。



29L



队长自己跟楼主说会不会是在炫耀啊?



30L



排楼上。你队长可能真的喜欢Y。



31L

所以有没有人告诉可怜的楼主到底怎么做啊?【狗头】



32L 课代表


帮楼主@情感专家



40L 情感专家


来迟,各位见谅。

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楼主。你先描述一下Y是个怎样的人吧?



41L 祝99


@楼主@楼主@楼主



45L 楼主


怎么说呢。楼主语文不是很好,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他。总得来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哪儿都好。



长得很好看,性格虽然有点嘲讽,但是待人接物都很度,让人很舒服。在我们那儿他的实力是近乎登顶一样的存在,没有人能摸清楚他的实力到底怎么样,每当你觉得他的实力大概也就这样吧,他下一刻就能打你的脸。



他真的很强,但他也很温柔。对自己人。他总是把尖刺儿收的好好的,就算刺到了自己也绝对不会刺到你。



他真的很好。所以我才害怕。。。怕表白了之后他就不理我了。。



46L


嗝。有点饱。



47L


混迹论坛多年。又一次明白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



48L


实力强,性格好,还长的好看。

楼主洗洗睡呗,多半凉了。



49L 楼主


@47L  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是真的有这么好。


@48L 实不相瞒。我虽然怕,但我觉得我还是有一争之力的。


长的好不好看先不提,我的钱养Y几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跟他也很有共同语言,因为我跟他都是那个领域顶尖一挂的。



50L


哇,这么说只要不是特别丑,楼主很有希望啊!



51L 楼主


@50L 我觉得我长得挺帅的。



52L


如果有这么一个深情的小哥哥喜欢我,我早就从了。。。。



53L 情感专家


@楼主


我觉得是这样。


照你的描述来讲,Y不是那种被表白之后觉得尴尬就不理人的性格,他可能会是那种被表白,拒绝你怕你尴尬,心里还有点愧疚的那种。这种人最好办了,不管怎样,先表白再说。



你队长对Y到底什么态度跟本不重要。



先下手为强。Y接受了你皆大欢喜,Y如果拒绝了,你的告白肯定也在他心底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为你接下来追求他有个好开端。总之,不管表白被不被接受,都是好的。



54L


有道理唉!这种温柔的人最好办了!表白失败也不怕!



55L 楼主


我知道了。我决定在我生日那天单独请他吃饭告白。



   退出论坛,黄少天呼出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开QQ。



黄少天 :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 : ?



   黄少天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顿,还是决定迂回一下以免被叶修看出什么蹊跷。



黄少天 : 你有给我准备礼物吗?


叶修 : ?什么礼物?为什么要给你准备礼物?



   黄少天咬牙切齿。



黄少天 : 【怒】【怒】【怒】


叶修 : 哎呀开个玩笑,你生日礼物早就准备好了。等着吧。【酷】


黄少天 : 你别礼物到了人没到啊!十号你要是不来我就跟你绝交!


叶修 : 肯定到肯定到。都要绝交了不来怎么行啊。



   黄少天满意了,面上露出一个笑来,站起身来大声宣布道 : “八月十号我生日,九号我请大家吃饭啊!”



   卢瀚文欢呼道 : “好唉!我要吃上次去吃的那家!那家好吃!”



   郑轩奇怪道 : “黄少你十号生日为什么不十号请?十号有事?”



   黄少天笑出一口小白牙 : “对啊。有事。”



   喻文州意味深长道 : “少天还有请其他人吗?”



   黄少天笑意不变 : “没有。就请了你们。人太多也不好玩儿。”



   喻文州点点头 : “是吗。”



   黄少天心里冷哼一声,心道 : 队长你就装吧,我不跟你玩儿了。等我表完白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这头正醋着,那头喻文州退出论坛,果不其然收到了叶修的信息。



叶修 : 黄少天那小子终于要跟我告白了?


喻文州 : 恐怕是的。


叶修 : 我就说他不太对劲儿【得意】


喻文州 : 他好像还是认为我喜欢你。


叶修 :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你这个“情敌”马上就没用了。


喻文州 : 【笑容中透露着疲惫与mmp】







   包厢里灯黑着。



   叶修把蜡烛一一点上。

 


   微光轻轻摇曳着,凭生出一股暗里的暧昧与旖旎。



   叶修坐在黄少天对面,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黄少天难得一见的紧张模样。眼角一瞥看到黄少天额头上的汗滴又不禁失笑:竟然紧张成这样。我看起来很凶吗。



  “少天,吹蜡烛吧。”叶修笑:“要我为你唱生日快乐歌吗?” 



  “哦哦。”黄少天愣愣地点头,看起来傻乎乎的,平常伶牙俐齿的人说话说得磕磕跘跘 : “不不,先等等,先不吹,也先别唱,叶修我,有话对你说。”



  “恩?”叶修装作懵懂的样子,故意逗他 : “有什么话不能等到吹完再说吗?”



   黄少天想了想:“也,也不是不行,就是现在说比较有气氛。。。”



   叶修忍笑 : “那就吹完再说吧。”



  “靠!我就要现在说你管我啊!"黄少天简直要被这个人烦死了:“你话怎么这么多!安静点听我说不行啊!”



   叶修一噎,脸上的笑意终于忍不住了,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道:“还真不行。”



   “??为什么?”



  “因为在你说之前,我也有话对你说。”



   “非常重要的话。”



   叶修微微吸了一口气。



  “少天。“



  “我喜欢你。”



 “想来想去,今天是你生日,还是我表白吧。”



   叶修凝视着黄少天的脸庞,在裤子上蹭了蹭自己汗津津的手,口吻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就如同蛋糕上那晕黄的烛火,烧地黄少天心里滚烫。



 “少天。”



 “祝你生日快乐。”



 “还有,我喜欢你。”




100L 楼主


诸君!!!我和Y在一起了!!@情感专家 非常感谢!


不过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困扰。。我总觉得我队长想撬我墙角!!!【拔刀】我应该怎么办!!求助!!



101L 情感专家


。。。。。。

【all叶】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改设定04










叶修的评判标准实在扑朔迷离,大家也就不再纠结,决定随缘。这么过了几天,基本上相安无事,风平浪静——和瑞典队的一次小冲突除外。

事情说起来比较智障。当时叶修和孙翔两人准备出门采购一些零食,瑞典队迎面走过来。双方友好的打了招呼,正要擦肩而过,叶修嗅到了瑞典一名队员身上很浓的香水味儿。

孙翔也闻到了,他对香水有点过敏,那位兄弟喷的香水又有点刺鼻,情不自禁地就打了个喷嚏。

然后走在孙翔前面的叶修就停下了,折回来站到孙翔面前,很严肃地对那名喷了香水的队员说 : “你刚刚的行为严重冒犯了我的队员。希望你可以道歉。”

孙翔 : “??????”

翻译 : “???????”

瑞典队员 : “??????”

“受害者”和“加害者”都一脸不知所措,两相对视竟从对方眼里找到了一丝认同感。

如果楚云秀和苏沐橙在这里,大概就明白,叶修肯定是把香水味儿当成了那可怜孩子的信息素,以为孙翔打喷嚏是因为他故意放出了信息素来挑衅刺激孙翔。可能叶修设定里这种行为是非常严重的失礼行为,所以才有点生气。

但是你又能怎么办呢?你又不能直接跟瑞典队说 : “对不起,我们领队最近脑子出现了一点问题。”

如果这样,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可能就是 : 震惊!中国队领队当场挑衅瑞典队原因竟然是!

这种情况如果换个喻文州之类的在场可能会好一点,奈何在现场的是孙翔——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孙翔同学。

那名瑞典队员性子还比较软,和和气气道 : “很抱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叶修挑眉,把瑞典队员主动释放善意的样子理解成了挑衅过后丝毫不把中国队看在眼里的的嚣张,于是脸色更冷。

孙翔在一旁持续懵逼,心想叶修生气起来竟然还有那么点可爱,跟炸毛的猫咪一样——隐形猫控暗搓搓地想。

“误会?怎么,做了之后不敢承认吗?”

叶修这个人,温柔可以很温柔,嘲讽起来一个眼神也可以让你火气上头。

于是瑞典队全员火气都上头了,觉得中国这位领队碰瓷也碰的太不讲道理了。碰瓷儿也要讲究基本法的好伐。

但是在叶修眼里,故意释放信息素攻击别人可能会对别人的身体和心理造成很大的伤害,做出这种事还不道歉不教教他们怎么做人是不行了。

得。双方都觉得对面很不讲道理,于是“一拍即合”,pk胜负说话。

叶修拍拍孙翔的肩膀 : “借我张帐号卡。”

孙翔实在搞不懂叶修的设定里都有些什么,就只能干巴巴地劝着: “你你你别冲动啊。。要不算了吧。对面也没做什么。。”

叶修被孙翔说让他别冲动,感觉很新奇,又有点欣慰,觉着孩子终于长大了 : “不错。理智多了。不过这种事不能忍着。别怕,出了事我担着。”

孙翔 : 。。。。。。我不是我没有。

我要装作很感动的样子吗?孙翔茫然地想。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孙翔觉得还可以再挽救一下,于是大爆手速把发生的事情飞快汇报到了一个没有叶修的群里。

至于为什么没有叶修,大概和上学的时候总有一个没有班主任的群是一个道理。














等国家队众人赶到的时候。叶修已经solo赢了对方三个队员了。

瑞典队气氛惨淡,个个脸上一副忍辱负重的坚贞表情,聚在一起瑟瑟发抖。

那名喷了香水的队员面色苍白 : “队长。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

瑞典队长 : “不!不是你的错!我们不能这么轻易向恶势力低头!”

瑞典队员抱头痛哭,戏非常多。其中一名队员甚至朝自己眼里滴了几滴眼药水。

国家队 : 。。。。。。仿佛走错了片场。

叶·大魔王·修干净利落地结束了上一场pk,揉了揉手腕微笑道 : “下一个谁来?”

喻文州苦笑,上前轻轻捏住叶修的手阻止他继续对瑞典队进行精神和身体的双重伤害。挂上标准微笑开始和瑞典队交涉。

这事儿本来也没什么,就是不怎么好交代。喻文州在来的路上集思广益,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他对瑞典队的说法是,他们领队有一种应激综合症,闻到香水味儿情绪就比较激动,控制不住自己。

而国家队其他人对叶修的说法是 : 那位瑞典队员小时候受过伤,信息素不太受控制,人家不是故意的,你要体谅体谅人家。

巴拉巴拉一通交涉后,两个被强行安上莫须有病症的人和平握手,都非常同情地看着对方。

我和一个有病的人计较什么呢。

【all叶】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改设定03








话说到这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众人身份的事也急不来。大家就解散了去训练室训练。

训练室。

叶修拿了资料坐在老板椅上看,左手边放着一瓶六神花露水。看到他们来了打了招呼催他们去训练,又特地把黄少天拉过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喷了一身花露水。

“呸呸呸!”黄少天一不小心吃了几口,脸皱巴着去抢叶修手上的花露水。

叶修也不躲,郑重地把花露水交到黄少天,又叮嘱他 : “这种抑制剂是目前效果最好的。你最近出门一定要记得喷。”

黄少天 : “。。。。。。这么接地气的啊?”

叶修 : “嗨呀,你的领队比较穷,只买的起这种抑制剂。”

这话说得有点甜。黄少天决定原谅他。

叶修继续道 : “再说了,你信息素那味道喷其他抑制剂也不好闻。”

楚云秀惊了 : “哇,喷抑制剂还讲究味道中和?涨知识了。”

叶修无奈 : “没办法,我是不在乎。他们omega总是要精致一点的。”

黄少天已经捧着那瓶叶修专门为他精心挑选的六神花露水乐地找不着北了。

方锐鄙视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由于也是比叶修矮的那一挂的,不敢随便开口,生怕引来叶修的重点关注。

孙翔没想太多,直接开口就问 : “黄少天信息素什么味道?”

孙翔和黄少天不熟,不知道也正常。叶修回 : “秋葵炒蛋味儿。喷其他抑制剂简直是灾难。”

孙翔 : “???秋葵炒蛋又是什么味儿??”

叶修 : “尝起来什么味儿闻起来就什么味儿呗。你意会意会。”

楚云秀又惊了 : 信息素还通感,这么牛批。

黄少天看起来快要窒息了,他觉得叶修设定里的自己能长到这么大真是不容易。

叶修拍拍手 : “好了好了,训练了啊。一周后就是和意大利的比赛了,不要太放松。”













众人坐下开始进行日常的基础训练后,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只有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如同一段特殊的旋律一般反复循环。

叶修背着手四处转悠监督每个人的训练情况。时不时手把手指导交流一下。

周泽楷这几天状态很不错,接连几天训练数据都是第一,不仅出色而且很稳定。叶修并不吝啬他的夸奖,笑着开口 : “小周状态不错。”

周泽楷抿唇笑了笑 : “前辈,这里。。。”

“枪体术这几招。。再配合这个。。可以改进吗?”

叶修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站到周泽楷身后,俯着身听他讲,却没有离很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接手周泽楷的鼠标。

“让我想想。。看看这样行不行。”叶修示意周泽楷往旁边挪一挪,拿起鼠标做了个示范。

叶修身上隐约的烟草气浮动在鼻尖,周泽楷意识到叶修在刻意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脑子一转心里就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前辈。。”

“恩?”叶修转头看周泽楷,被近距离的美色冲击了一下,声音都不自觉放柔了 : “怎么了?演示太快了?”

周泽楷有点害羞 : “前辈。。那个,我的发情期。。”

虽说是为了试探,但是直接说出发情期三个字对于周泽楷来说还是有点耻度过高。

“啊。”叶修恍然 : “小周你发情期快到了?”

果然。

周泽楷心里一片悲凉,察觉到其他人若有若无的视线后心里更是说不出的仿佛日了狗的感觉。

众人视线里大概就是“卧槽没想到周泽楷有一天也能和黄少天划分到同一类真是活久见”这样的意味。

叶修的划分标准到底是什么啊。众人更好奇了。

叶修完全没察觉出这些暗地里的波涛暗涌,看周泽楷不说话以为他是发情期快到了不舒服,还有点愧疚 : “这次是我疏忽了。发情期到了不舒服也不用勉强训练,回去休息一下吧。”

周泽楷又不是真的有发情期,自然是摇头拒绝了。搞得叶修觉得这孩子是怕耽误训练影响成绩,心里一软声音更温柔了。

“没事。休息一两天也不会耽误什么。身体还是要注意的。”

黄少天咬牙切齿,同为叶修设定里的omega,为什么他就要遭受花露水洗脸这种非人的待遇。

等等。

此刻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脑电波神奇的同频了一次。

为什么叶修的设定里自己能把黄少天的发情期记得那么清楚??











【all叶】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在改设定02

*过渡章
















队医是个叶粉,接到电话说叶神可能出了点问题吓地手都在抖,拎着医疗箱带着人就神情凝重地冲进了休息室。结果一套检查做下来,显示叶修身体除了有点虚什么问题都没有。

这下队医就有点迷茫了。

喻文州代表大家到一边和队医沟通。开门见山就说明了情况,丝毫不顾及队医身为一名叶粉的心理承受能力。

喻文州 : “叶修脑子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

队医 : “?????”

喻文州简短地描述了一番早晨的事件,描述的过程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昨天整理资料的时候叶修有点头晕。他说是因为低血糖。后来头开始痛我就让他回去休息了。”

队医苦着一张脸 : “就算这么说这件事情也很灵异啊。。再说我也不是心理医生。。要不把随队的心理辅导叫过来看看?”

喻文州摇了摇头 : “你觉得叶神会因为区区世邀赛而产生心理问题?”

这话很猖狂,然而身为叶修的迷弟,队医毫不犹豫地选择否。

队医想了想 : “这样吧。突然叫叶神去看心理辅导叶神肯定也觉得很奇怪。我去跟心理辅导沟通一下,说不定之前也有案例。总而言之现在要先顺着叶神来,让他自己慢慢察觉出异样感是最好的,别人强行点出来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喻文州点点头,轻声道谢。队医搓搓手,充满了蜜汁斗志 : “没事没事!为叶神服务是我的荣耀!”

喻文州失笑,和队医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叶修隔着几个人和黄少天在打嘴炮,看到队医就道 : “快快快,快来给黄少看看。我觉得他失忆了。”

队医 : “。。。。。。”

喻文州同情地拍拍队医的肩膀 : “看你的演技了。”

队医 : 。。这年头当医生要求会不会太多了???

















“所以情况就是这样。”喻文州把大家召集起来转述了一下队医的话。

楚云秀一言以蔽之 : “就是让我们陪叶修演下去呗。”

“对。”喻文州笑笑,看向黄少天 : “所以少天你也要演好你的omega。”

“靠!所以到底为什么我是omega啊??”黄少天一脸郁闷。

“可能是因为你比较矮?”张佳乐理性猜测。

黄少天掐住张佳乐的脖子 : “你不就比我高2厘米吗??你得瑟个什么劲儿。”

“但是他跟叶修一样高啊。”楚云秀说 : “难不成比叶修高或者一样高的男性叶修就认为是Alpha?”

“这什么直男划分标准。”苏沐橙忍不住吐槽。

“等等!”黄少天目光锁定了张新杰 : “张新杰也比叶修矮啊!”

张新杰推推眼镜,不为所动 : “所以你到底是在争什么?说到底只是叶修的设定罢了,你代入感这么强做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发出了无情的嘲笑声。

“虽然不重要,但我们还是先搞清楚叶修对每个人的设定比较好。”喻文州提议。

“现在可以清楚的,今早和叶修坐在一起的,我和楚队应该是B或A,苏沐橙官方盖章是A了。其他人都还未知。就先假设叶修是按身高划分的好了,我们要先确认张新杰的身份。”

“哇!靠谱儿!”楚云秀鼓掌。

“至于怎么确认。”喻文州笑 : “我想张新杰是不需要我说的吧。”








——————
关于喻队对张新杰的称呼,因为原著里似乎没有提到,所以就暂定的直接称呼全名。(